它山之石
当前位置: 首页>>它山之石
临朐:“小农水”改革做活水文章
发布人:网站管理员 发布时间:2015年07月13日 浏览:4067
  6月25日,在临朐县辛寨镇西盘阳村的农地里,农民们正在播种玉米,抽水机井隆隆作响,哗哗的井水顺着一排排新开挖的沟渠流向了农田。
  “以前浇个地麻烦大了,等机井得排队,铺水管就得200多米,一亩地浇大半天。”正在播种的村民张法宪对记者说,“现在灌地不愁了,管道就埋到地头上,接上20来米的水管就能把地浇透了,也就用一个来小时,省时省力。”
  临朐县通过推行终端水价、发展节水灌溉、推行农田水利设施产权制度改革等措施,明确了农田水利设施的维修养护责任制,解决了农田灌溉难、用水难、用水浪费现象等突出问题。
    管道灌溉
让农民不再“愁”

  过去,临朐县多数农民都采取“大水漫灌”的方式灌溉农田,也就是从水库干渠放水,通过支渠引水到自家的农田里。这时,农民需要把干渠到田地支渠之间的土口扒开,引导水从干渠一步步流到自己的田里,灌溉结束后,再把引水的土口堵上,费时费力不说,灌溉效果也不好,容易造成部分农田引水不均。 
  2012年,临朐县开始实施管道灌溉工程后,从水库或者机电井中取水,通过管道输送到田间地头,通过给水栓或通过喷灌设施提水,提高了灌溉效率,也给农民减轻了负担。
  “目前,包括辛寨镇在内,丹河水库灌区的39个村都已经实施了管道灌溉这一新灌溉方式。”临朐县丹河水库管理局局长安同江说,2012年10月底,丹河水库灌区泵站加压与自流结合管道灌溉工程动工建设,工程总投资2056万元,铺设主管道19.63公里,支管道87.69公里,安装给水栓1643个,2013年5月,该工程通过省级验收。丹河水库灌区也成为临朐第一处实施管道灌溉的水库灌区,目前,临朐嵩山水库、冶源水库等几个大型水库库区也相继实施管道灌溉。
  临朐山区丘陵面积达87.6%,作为农田水利灌溉“最后一公里”的“小农水”,更是临朐发展现代农业的突破口。近年来,该县累计投入资金9.43亿元,实施水利工程7大类65项。其中,农田水利建设投入1.75亿元,构建起了“渠相连、旱能灌、涝能排”的农田水利保障体系,一片片“望天田”变成了旱涝保收的水浇地。
    水利设施有了“主人”
  今年58岁的张守圣是临朐县辛寨镇大店子村的村会计,自从2013年5月以来,他又多了一个“职务”,就是该村的“管水员”。村民们找到身为管水员的张守圣,告诉他农田里的庄稼“渴了”,到了放水灌溉的时候了,这时候张守圣则会挨家挨户记录村民们的灌溉需求,统计下来之后,就去跟临朐县丹河水库管理局的负责人员通报情况,由管理局统一实施放水灌溉。
  其实,收水费、负责协调灌溉时间等任务还是“小事”,对于张守圣来说,在农田正式开始灌溉之前,检查全村的六七十个给水栓才是“大事”。如果设备出现损坏,张守圣便记录下来,由维修人员进行修理。以张守圣所在的大店子村为例,该村有六七十个给水栓,在每个灌溉周期到来之前,管水员都要对设备进行检查,而给水栓出现堵塞、淤积等小故障是常有的事。
  “过去,农田水利工程存在产权不明、重建轻管的现象,在农村集体缺乏有效组织和管护资金的情况下,水利基础设施一旦出现问题就面临无人监管维修的局面。”临朐县水利局局长张炜说,2013年以来,临朐县实施了农田水利设施产权制度改革,原则就是“谁投资、谁所有、谁受益、谁负担”,具体来说,就是由水利设施所在的村进行日常检查监管,出现设备故障等问题时,再由各地管理部门派专人进行维修。为使群众增强对水利设施建设和建后管护的积极性,该县还成立了灌溉协会,建立项目建设管理公开公示制度,引导农民群众积极参与小型水利工程管护。
    “按方收费”节水达六成
  丹河水库灌区水源来自丹河水库,水库控制流域面积27平方公里,与临朐县嵩山水库、冶源水库等大型水库相比,只能算是中型水库。由于水库流域面积小,水库多年来的年平均来水量约在350万方,而且受降雨季节影响,年度间差异很大,年可提供农业用水量200万方左右。同时,灌区执行的水价较低,仅0.06元/方,过低的水价造成了用水农户节水意识不强,水浪费极为严重,水资源紧缺和农业用水浪费也成为该灌区的主要矛盾。
  “一方面,水管单位财务紧张,另一方面,农民的水费负担也日益沉重。”安同江说,因此,发展节水灌溉,改进水费计收模式已经成为了当务之急。
  2013年9月,丹河灌区在全县率先实施了“按方收费”的新型水费管理模式,新模式的改变在于,由之前农民按农田亩数交纳水费,统一调整为“用多少方水交多少钱”的模式。
  “说实话,新水费模式刚开始实施的时候,我还有点担心,水费是不是会比以前贵了啊?”张法宪说道,因为以前对他来说,田里的用水是不限制的,只要按亩交上水费,就算灌水灌多了,“涝”了庄稼,也不会有额外的水费支出,而新水费模式规定“用多少水交多少钱”,给很多农民的第一感觉是“水费要涨”。
  “实际情况是,农民负担的水费不但没涨,而且还降了不少。”安同江说,“按方收费”的模式是在管道灌溉工程结束后实施的,相比于之前“大水漫灌”的方式,管道灌溉是更加科学、高效的灌溉方式,让水资源利用率大大提高,因此农民只需要比之前少得多的农田用水,就可满足灌溉需要。
  以丹河水库灌区的2014年春灌为例,与以前“按亩收费”模式相比,该灌区用水总量由原来的一次150万方下降为目前的60万方,用水总量减少60%;亩平均用水量由350方下降为目前的80方左右,节水77%。灌区实灌面积由原来的2000亩左右增加为10000亩,增加5倍,有效控制面积达到63%。灌溉周期缩短5到10天,灌区农民水费负担下降30%以上。
  “以前一亩地用水得将近30块钱,现在按照每方水三毛四,一亩地七八十方水来算,水费还降了呢,如果跟机电井供水相比,就更省钱了。”张法宪说,由于丹河水库水量不大,因此不少农户只能使用从机电井里抽出的水源供水,每亩地用水达到60元钱左右,而新的水费模式实行后,大大节约了水源,更多农户可以使用价格更低、更加方便的水库管道供水灌溉了。